一本正景

谢谢你点进这个主页oqo

[2.14安凯群接龙]灵魂互换

。。。黑肝

流声:

1.14定为安凯日,正好是他们动画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2.14情人节正好也是一个月纪念日,所以弄了一次接龙活动。


接龙人员名单


1 @蔌蔌是颗野菜 


2 @雾由Kiliyo_ 


3 @想扩列的咸鱼月 


4 @流声 


5 @骨頭拌飯


@正是樱花飞舞时°.*~ 


7 @正正正正 


8 @LEMON 7★ 


9 @柠柠开心死了 


10 @在下二萧是也 


11 城旧


1


大赛没有休息日这种东西。


准确的来说,时间完全都是由参赛者自己掌控,行动计划也差不多是如此,基本不会受到任何限制。


可所谓是“完全自由”。加上最终胜利者的好处摆在那里——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无论是什么,都可以被实现。这样的好处和诱惑,也难怪参赛者们能够不择手段去获取积分了,实在是非常的能够诠释大赛的残酷性。


像安迷修这种作息规律的五好青年,简直就是一个正确的参赛者打开方式。每天起早贪黑勤奋刷怪偶尔从所谓“恶党”之人手上救下不小心被抓的参赛者们顺便再跟他们打一架,或者闲了累了就去休息区或者大厅逛逛——每天不说是忙也倒是还算是充实。


所以安迷修的生物钟恪尽职守在清晨某一刻准时唤醒了主人的时候,原本应该面带微笑迎接全新美好一天的“安迷修”脸上却是一片滔天怒意。这时就连窗户外边透进来的晨曦也变得一点儿也不好看了,只觉晃眼得很。


这才几点?!本小姐睡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醒来了??凯莉亲攒了大量积分买下的甜点还没有尝到呢好吗!!限量的甜点很贵的!!很!贵!的!


黑着脸锤了软绵绵的床被,正想晃晃脑袋再次躺下进入梦乡,却发觉现在哪里都不对劲。


等等,我的衣服呢?放在床头的老骨头呢?不对,这不是我的休息室…


想到这里,凯莉顿时警觉地环顾了四周,风格极简的休息室里,就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张床,和一个洗手间隔间,可比她那差多了。


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白皙修长,几处还覆着茧,不像个女孩子的倒像个男人的。


等下,男人的…????


“安迷修”动作停顿了下,正好余光瞟到了放在离床不远处的黄蓝双剑,似乎是……脑子里的危险思想还没蹦出来自己就想把它给强塞回去。脸上的神色由疑惑变为不可置信,立即翻身下床奔进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蓬松而又自然翘起的棕发, 孔雀石一般翠绿的眼眸,生的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此刻脸上一副惊愕表情的人确是安迷修没错。


强行镇定下来,抬手打开了系统终端,也没看见系统提示有这么一出。


……这下可有趣了。


自己昨晚睡了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变成了“安迷修”不说,她现在自己的身体里是谁的意识还说不准呢,要是一些不识好歹的人…啧。得快点找到和金他们以及和他们在一起的自己的身体才行。


“安迷修”此时脸色有些阴沉,出了卫生间又坐回床边,沉思下一步要怎么做。


照着现在自己这个样子,一个人单独行动应该是不大安全的。就算之前的安迷修再怎么厉害,可现在他身体里的不是安迷修本人而是别人,况且还并不是个耍剑的,怎么说攻击力和防御力都会减掉大半——要是有别的参赛者察觉这点,那可不就只是一个“安迷修”受到威胁了那么简单。可能原本就不属于这幅身体的凯莉也会跟着有危险。


毕竟,谁知道这幅身体要是停止运转了里面的人能不能回到原本的身体里去?


要是回不去,双方可都亏大了。


如此想着,又看向了放在床边的双剑,叫什么来着?凝晶流焱是吧?虽然本小姐本身不是个用剑的,有机会到手拿来玩玩也不错。在这干坐着待下去可不是什么好办法,那就先去狩猎区练练手吧。练得熟了就再去找金他们。


“安迷修”起身换了衣物,双手持着一蓝一黄的双剑,在室内小幅度挥动了几下熟悉武器,没过会就出门往自由森林的方向去。


森林里好玩儿的地方自己可知道不少,哪些地方对于现在的自己最安全当然也一清二楚,按着记忆里的路线七拐八拐就进了森林深处。


这次要是再碰上点什么好玩的东西,那可就更有趣了♪


虽然身体不是自己的,爱玩儿的心可还在。毕竟这个大赛机制非常的有可塑性,加上现在有这个难得的机会,就要好好玩一把——只要不让别的参赛者发现异样就行,她有的是办法。


凯莉不禁在心中喟叹,大赛第五双剑安迷修骑士大人的声誉啊……可能在自己这就真的要不复存在了。


  


……


另一边,安迷修被金和老骨头的声音吵醒的时候可以说是一脸茫然了。


再掀被起身看了看现在自己的乌黑长发,还有扭头看见床头正在喊着“凯莉小姐”的老骨头——心中十万个为什么都要蹦出来了。面色呆滞。


“凯莉——我进来了哦——”开锁声过后人声渐近,正在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2









3






4





5





6








7









8


裹着星星纹样头巾的男子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个怪异的组合,嘴角的笑容挑衅至极:“真是想不到啊安迷修,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和这种一看就弱得不行的家伙组队……”他停了一下,在看清凯莉的脸时笑容更甚:“而且还是和传说中的新人杀手星月魔女。安迷修,你引以为豪的骑士道就是要连这种人也要保护的?”


凯莉的怒火在听到第一句时便已压制不住,双手紧握住手中的剑,力道大得几乎要将剑鞘也碾碎,她正在考虑着怎么以安迷修的身份和雷狮嘴上来几个回合,原本站在她背后的安迷修却往前迈了几步,眼神坚定地站在了她的身前。擦肩而过的时候,她感觉到他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肩部。


“你错了,雷狮。安迷修的骑士道是守护所有应当守护之人,无论过去,只看当下,此刻欺凌弱小口出不逊的,难道不是你们这些恶党吗?”


笑话,她什么时候还需要别人来安慰了?而且还是用这种仿佛哄小孩一样的方式,简直就是在看轻自己。


而且他说话如此莽撞直接,真的不怕处于凯莉体内力量失去大半的自己受伤吗?


直等到安迷修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带着自己离开那片过于凶险的森林之时,她还是被不知名的情绪弄得一塌糊涂,安迷修尝试着跟她继续讲些什么时,凯莉便直接迅速地把头转向另一边。


以男人的身体做出这种气呼呼的小女生姿态着实有些好笑,就连开始时因为看着自己的身体对话而感觉有些不适的安迷修也微微扬起了唇角:“凯莉小姐,在下如果有什么地方做错了,还希望你能够说出来。”


“你……你……”凯莉的伶牙俐齿在看到自己笑眯眯的脸时彻底崩溃,她支吾着还想说些什么,就听得远处同小队金的声音越来越近,随性一扭头拔腿就走。安迷修有些不知所措地想要跟上来,却被凯莉突然拔出的剑唰地拦住了步子:“如果你敢跟上来,本小姐绝对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凯莉!凯莉你在这里啊!”不远处急匆匆跑过来的金冲着她招手,气喘吁吁的。他本来想给同队的姑娘一个热情的拥抱作为归队礼,可当他看到她有些不同寻常的表情时便收回了手,有些傻呵呵地露出了招牌微笑:“凯莉,难道刚才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吗?”


“嗯?在……我有做什么吗?”


“因为你刚才看着远处,笑得很开心啊!”


 


而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的凯莉,则是越想越气。


急于换回身体,可左思右想也不能让自己强行喜欢上他,尤其还是那个坦诚到犯傻的安迷修。凯莉一边生气一边用他的身体锻炼剑术,几天下来竟然进步了不少,本不知道如何控制的双剑居然能同自己的星月刃一边漂浮起来为自己所用。她在欣喜之余不知不觉又想到了那个家伙,眉头皱得厉害。


该去看看他了,不知道他还怎么样……不对!是自己的身体,才不放心交给那个人呢?


可等到找到安迷修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她又更加生气了。


这个正在用自己身体露出满脸微笑同那对呆毛姐弟说话的,不就是她要找的人吗?


正在笑眯眯说话的安迷修只觉得背后一沉,然后瞬间就被一股大力提了起来。在艾比和埃米错愕震惊的眼神中,凯莉以安迷修的身体带着拥有娇小身材的安迷修扬长而去。


艾比:“……衰仔,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那个笨蛋骑士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埃米:“对对对老姐我也觉得……就像你爱看的电视剧里那种……”


“霸道总裁!”两人异口同声。


9


凯莉气冲冲地拉着安迷修,虽然在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是安迷修一脸不爽地拽着凯莉在跑。安迷修被凯莉的手拽得生疼,想要提醒却不知如何开口,话语硬生生地被卡在了喉咙口。此时的凯莉就像是斗牛场被激怒的公牛,双眼简直要喷出火来,横冲直撞地往前冲着。干是她周围就能感受到不寻常的低气压,安迷修简直怂的都不敢吱声了。


  但“安迷修”似乎并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跑的步伐越来越快。凯莉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浑噩不清,简直搅成了一团麻,心中只有怒火在燃烧。而“凯莉”却在心头暗想这样下去并不是什么好的办法。他身为一个堂堂正正的骑士,在这种紧要的关头必须要引领凯莉小姐走向正确的道路。这样想着,安迷修的内心渐渐有了一股义正凌然的勇气,然后猛的顿住了脚。


  这一顿脚倒不是不要紧,“安迷修”差点被扯得直接摔了出去。她现在就如一枚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发,安迷修的这一行为毫无疑问像是在火上浇油,并且直接点燃了导火索。


  “你干什么啊!?”


  “抱歉......凯莉小姐,在下不知道是哪里惹恼了您。如果我有哪里做的不对,恳请您可以直接指出来!”


  “凯莉”一脸恳切地望着“安迷修”,右手虔诚地轻放在心脏的那一块位置。他现在是凯莉,而对面是他自己。他望着自己的眼睛,因为只有自己的灵魂才能抵达到自己的眼瞳深处,他看清楚了自己。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你没有做错什么,”凯莉原本想用自己以往高调恶毒的语气,却发现这幅嗓子实在是太过于低沉厚重,无论说什么话都有一股浓浓的绅士风味。“什么也没有。”她还不忘最后缀上一句以示强调。


  “可是......”安迷修转了转被凯莉抓住的手腕,疼痛迫使他发出了“嘶”的声音。随机,“安迷修”直接重重地甩开了“凯莉”的手腕。女孩子的皮肤大多数是细腻而又白嫩的,而安迷修音常年持握双剑切磋练习双手依然磨出了厚厚的茧巴。在“安迷修”大力的勒拿下,“凯莉”的手腕明显地露出了一圈淡淡的红印。


  “没有什么可是......”“安迷修”顿了顿,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难言地咽下一口唾沫。“够了,什么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安迷修。”


她把最后三个字眼咬的极重,咬牙切齿地似乎要将对面那人切成碎末。


  “我只是看到你和其他女生说话,单纯的不爽而已。我不喜欢看到你这样,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感觉真的是糟透了,可我竟然会是有点甜蜜的滋味......我到底是怎么了。”


   “你这是......”安迷修的话音未落,凯莉这个身体上的老骨头突然脱离了她的衣服重重地撞了一下“凯莉”,“凯莉”脚下一下子没了重心,整个人直接往“安迷修”前面扑,把“安迷修”直接来一个地咚,然后后面的发展就不是意料之内了。


  嘴上柔软的触感使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即刻而马上分离,触电般的感觉是毕生所不能忘记的......


 


10






11                        


凯莉恼怒地用手肘捂住了嘴,突然站起身来,腾出一只手招了星月刃坐了上去,脸上红得不像话,却依然嘴硬着道。


“你可别以为,这意味着什么....”


“这就意味着,凯莉小姐的心已经在在下身上了啊。”


安迷修抬头,看着坐在星月刃上的凯莉,清绿的眸子里有着阳光的粲然。


凯莉倚着星月刃翻了个白眼,捏着棒棒糖的纸棒把糖送到嘴边舔了舔。


“本小姐可是魔女,这种事情,可是本小姐说了算。”


脸上洇透的红酝已皆数散去,把神态轻而易举地换成了无所谓的样子。


“那么凯莉小姐是否允许在下...小心!”


话未说完,他微微屈膝,背着的双手交叉握住的剑一刹那间闪到了凯莉的背后,随之而来的是他一跃而起的身影,横切而过的剑刃猛地劈开了一颗斜射而来的子弹,和飞射的粉色星星撞在了一起。


毫不犹豫地踏上树枝,将躲在后面的偷袭者狠狠地一剑斩下,揪出来甩到地上,又再次背着双手皱着眉头瞅着那个在地上的人,将剑抵在那人头上,道。


“在下平生最厌恶这样卑鄙的偷袭,特别是对美丽的小姐...”


“切,这么傻的骑士道。”


凯莉将嘴里的糖果咔一声咬碎,满不在意地咽下甜腻的糖果,跳下星月刃在树下勾出了些笑意。


“本小姐可不需要你这样正气凛然的骑士帮忙。”


话音刚落,安迷修眉间一凛,抓住流焱一脚踏上凝晶,向着凯莉刷地往下冲了过去,伸手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横冲到一旁,刚好被一棵轰然倒下的巨树险险擦过。


低头刚好对上凯莉的眼睛。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氤氲的湛然水墨在眸中晕开,沾染得那样清澈,如果说安迷修的眼睛是阳光的明媚,那她的眼睛就是月光里最温润的黯然。


 


两人同时愣了愣,继而她就一点都不领情地一把抓住他的领带,生生把他勒得放了手,话语里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


“本小姐不需要你帮忙!”


“咳,咳。”


安迷修收回手反握着剑,伸手挠了挠耳边浅棕色的发,向着凯莉状似无奈地摊摊手。


“好吧,可是在下定会将凯莉小姐的心牢牢地抓住,不放手。”


阳光的灿烂温度细腻地吻过他的发丝,清亮的绿瞳直直地盯着她暗蓝的眸子里趣味盎然的神情,眉间有着坚毅的朗润。


凯莉挑了挑眉挥挥手,将星星召回到手边,不知从何处又拿了一根糖塞进嘴里。


“那么凯莉小姐是否允许在下吻您的手,成为您忠心的骑士?”


安迷修迈了几步,伸手拉住她的手温润地看着她,眼中满是期盼。


凯莉眯着眼睛,任着那个呆头呆脑的骑士凭着他心目中至上的骑士道,虔诚地单膝跪下,轻声地对自己说。


“凯莉小姐,在下真的喜欢你...”


他低头缓缓地吻住她的手。


凯莉竟是怔了怔,突然毫不客气地收回手,转身捏住躲在大树后面突然嚷嚷起来的老骨头。


“安小子!凯莉小姐可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你竟然敢——”


轻灵的声音接上了老骨头戛然而止的声音。


“别以为你这样本小姐就让你当什么所谓的忠心骑士,本小姐不过只是让你当个跟班而....”


安迷修按住她的肩将她转了过来,低头轻轻地吻在她额间, 笑着将她的脸上染上红晕,眸中是阳光照在绿水中的灿然。


“知道了,我的,凯莉小姐。”


 


END